江意和苏薄定好,过了今明两日便动身离开药谷。

苏薄道:“我不急去挂任,先送你回京。”

江意愣了愣,道:“你也要回去?”

苏薄道:“处理点私人恩怨。”

他这么一说,江意瞬时明了。这一路遭追杀,总不能平白无故就过去了吧。

他若亲自回去,找到幕后主使,那对方还有活路么。就算大玥律例不能制裁对方,但他有的是手段。

江意不由回想起前世,虽不知苏薄在当上大将军之前经历过什么,但她父兄亡后,苏薄与父兄同一阵营的话,必会有人对他痛下杀手。但后来他能坐上那个位置,应该是对手全被他干掉了。

等江意回京后,苏薄不能明面上现身,他会把自己的亲兵留给江意做暗卫。他的亲兵比江意原先的暗卫要厉害,对京里也更熟悉,能更好地保护她的安全。

江意没有拒绝,她知道这样能稍稍让他放心一些。

同时她也打算把自己的亲兵留给他,彼此交换,好有个照应。

只不过还没等到出谷那天,将将午后,谷外的上空中突然升起了一枚焰火,稍纵即逝。

当时江意正回屋子休息,苏薄落后了两步,正站在屋檐下,驻足抬头看向焰火升起的地方,眸色暗涌。

来羡在屋外凝重地出声道:“是焰火,难道素衣他们遇到了情况?”

江意闻声愣了一愣,当即折返出来,往谷外的方向看去。这时焰火已经熄灭坠落了,可片刻之后,像是怕他们没看见似的,又升起了第二道焰火。

这回江意看得清清楚楚,神色也跟着变了变。

那厢徐铭从屋子里出来,也看见了。

很快,江意转身进屋更衣,外面又升起了第三道焰火。

不知道究竟什么情况,但能让素衣他们连续放焰火,说明形势很严峻,必须要第一时间通知给谷里的人知晓。

苏薄隔着房门对江意道:“你们先留下,我出去看看。”

江意道:“我跟你一起去。”

她动作也快,换上了男装,说话的空当把头发一挽,当即就打开房门出来。

徐铭不会功夫,就只能先留在谷里,遂苏薄和江意带着来羡就匆匆往谷外去。

两人还未完全穿过瘴气林,就听见前面传来打斗声,紧接着那茫茫瘴雾中依稀可见道道快速移动的黑影,手中无不是刀光剑影、杀得狠烈。

江意很快辨认出了素衣他们,正一边跟对面的黑衣人杀斗,一边紊然不乱地往瘴气林里退。

那些黑衣人和之前半路上遇袭时一样,全都蒙面,也算杀手当中训练有素者,出手利落狠辣。

素衣他们一再往后退,黑衣杀手便以为有机可乘,遂步步紧逼。

但是他们没想到,这瘴气林里的瘴毒非常人所能抵御,更没料到素衣等亲兵们是因为有口含解药才能安然无事。

斗进瘴气林以后,素衣把他们全数往林子深处引。他们吸入了足够多的瘴气后,毒气侵体又没能及时退出去,加上打斗时浑身气血涌动得快,比平时更短时间毒发,导致战斗力越来越弱。

苏薄和江意在林子里观战,一时用不着动手。

在那些黑衣杀手毒发时,素衣他们一剑一个人头,抹脖子掠起的血色几乎将一片瘴雾都给染红。

就算还剩下少许杀手,也是强弩之末,不需亲兵们下死手,他们自己也七窍流血,挥剑乱砍乱刺片刻,就再支撑不住,倒地不起。

那些毒发倒地的杀手,只剩一口气在地上抽搐不已,满脸血污瘆人不已,素衣走过去,面无表情地提起剑,就往那杀手身上补去。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权倾朝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