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糟心,窦远洋和吴麒麟两个人一点都不比王泉差,甚至有过之。

这两人在王泉的刻意提醒下刚刚给九鼎商贸转过来一大笔预付款,还没等他俩品尝到促销产品带来的甜头,就传来北湖屠宰场承包权被抢的消息,这让两人瞬间懵逼。

懵逼之后,就是无尽的猜忌,特别是吴麒麟。

“二十家屠宰场的承包权被抢,要说王泉一点消息没得到我是不信的。算算时间,他给你打电话应该就是鹏举商贸在北湖抢承包权的时候,王泉该不会是为了栓死咱们才刻意打电话要预付款的吧?”

吴麒麟一脸纠结,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正常。

鹏举商贸一直以来展现出来的姿态就是要进入中原取代九鼎商贸,怎么突然之间就调转枪头去北湖了?

而且,抢夺承包权应该不是三两句话就能搞定的事情吧?可想而知二十家屠宰场的承包权绝对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搞定的,这期间九鼎商贸总不能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吧?

如果真的没有发现,那只能说明九鼎商贸太差劲了。

窦远洋原本只是震惊和烦躁,听吴麒麟这么一说,眼神里也是多了一层困惑。

他知道九鼎商贸要预付款是资金紧张了,因为王泉之前这样做过。王泉打过来电话的时候,他不但没有当回事儿,反而觉得自己占到便宜了,现在再回过头去看,确实有点不对劲儿。

九鼎商贸的促销方案已经搞了好多天了,按理说应该收上来不少预付款了,不敢说这些钱能彻底改变九鼎商贸资金状况,最起码也能缓解一下压力吧?

为什么面对鹏举商贸恶意争抢承包权的时候没有一丁点的作为呢?哪怕是努力之后失败了,也能稍微宽宽人心不是?

九鼎商贸的不作为让窦远洋有些恼火,一下子少了这么多屠宰场,九鼎商贸的供货会不会出现问题?

不行,必须给王泉打电话问问情况。

……

给林东发消息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一直没看到林东的回复,林秋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躁给苗苗打了一个电话。

苗苗是公司财务,每天都需要跟屠宰场对接转账,而且她一直都在公司,应该知道更多消息。最重要的是,他知道王泉他们这些当老板的这个时候肯定很烦躁,不想上去触霉头。

如愿以偿从苗苗这里得到了想要的信息,真实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他现在主要负责生产,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客户了,根本不知道有那么多客户已经中断了合作。

促销方案的威力有这么大吗?

你不想交预付款可以选择不交,又不是不交预付款就不给你发货,林秋想不明白客户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

其实他又很清楚,那些客户无非是想通过这种极端的方式逼迫九鼎商贸做出改变,只因为他们多了一个选择变得有恃无恐。

还真是眼皮子薄啊,想想去年的时候……

林秋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掏出手机在相册里翻找起来。

以前的林秋经常会和客户打交道,习惯性的在手机里储存生产视频和产品图片,为了应对不同的客户,他手机里储存了几百张各式各样的产品图片,还有几十条视频,一直都没有删除。

过了好几分钟,终于在相册里找到了去年拍摄的那条视频。顺手点开视频,画面中立刻出现一群人,一个个都是一脸殷切的陪着笑。

“林总,都是生意人,货卖给谁不是卖,你给客户发货还要自己搭运费,还不如卖给我们,我们直接在场里提货,价格给足,林总不是更加省心吗?”

“对呀,我们要求不高,只要每天都能分到货,让我们的摊位能够有货卖,咋样都行。”

“林总,都是同行,你就松松手,给我们分一点,等行情回转,咱们就长期合作,我从你这边发货,你看咋样?”

“……”

林秋反复看了两遍视频,一边看视频一边轻轻摇头感慨道:“真现实啊!”

视频画面显示的拍摄时间是2019年点,正是全国缺猪的最严峻时期,视频里这些人是来自不同地方的批发商客户,争先恐后说话只是为了求林东给他们放货,维持他们的生意,不至于被淘汰。

看着他们脸上的谄媚笑容,林秋只觉得一阵恶心。随后就是浓浓的厌恶,如果这些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林秋必须指着他们的鼻子问问他们,做生意是不是真的可以丢掉良心!

心情变得愈发不好,林秋下意识的就想让更多人看看这些人现实嘴脸。

“有些人,只是看上一眼就觉得胃液翻滚!”

配上这样一句话,林秋把视频发送到了朋友圈。似乎还不解恨,又打开手机的录屏功能,先是点开那条视频,等视频内容全部录完之后,林秋又是沉声说道:“刚才这条视频是九鼎商贸成立之前在云省拍摄的。”

“为了保障客户有货卖,我们带着两百多名员工远赴云省,在全国缺货最严重的时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证每个客户每天都能分到新鲜产品,虽然每家分到的数量不多,但也是我们拼尽全力的结果。”

“对客户,我们敢拍着胸脯大声说,我们做到了问心无愧,也做到了尽心尽责!”

“最近有很多客户因为公司没有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中断了跟公司的合作,对此,我只想说一句话:我无法让你选择不离不弃,但却可以选择弃你如敝履。”

“最后,奉劝诸位一句。”

“越是自以为自己能够审时度势做出最好选择的人,往往就是人们口中的墙头草,当你认为别人离不开你时,熟不知你在别人眼中连棵草都不如。”

录完视频,林秋毫不犹豫的把视频发送到自己所在的行业群。

……

“如果我说之前真没有发现任何迹象,我得到消息一点都不比你们早,你信吗?”

面对窦远洋的质疑,王泉真的不想过多解释。

窦远洋没有说信与不信,只是追问道:“我只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不去努力争取,对方加价你们也可以加价,只要能保住承包权,还怕没有翻身的机会吗?预付款给你们不就是让你们用到关键地方的吗?要知道,你们这种不作为的行为很让人寒心,跟你们合作的人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王泉听后一阵沉默,他何尝不想争取,只是资金受限。促销产品没有利润,收上来的预付款还要应对铜锣那边每天都在增加的屠宰量,这样的情况真的无力去跟鹏举商贸加价竞争。

如果真的按照窦远洋说着那样,仅凭着一股勇气跟对方加价竞争,很有可能让自己陷入更深的泥潭,从而导致公司的资金链断裂,那可比现在这样危险多了。

还有就是宋鹏飞的思路,趁着这次危机清除掉无用的累赘,当然,王泉不可能把这些东西告诉窦远洋。

“其实,换个角度来看,事情也没有发展到不可接受的地步。”

王泉突然笑着说道,“现在有很多人投向鹏举商贸,他们的订单量肯定会是几何式增长,可他们掌握的资源并不算多。唐人集团总不能一直不赚钱支持他们吧?再说了,他们抢承包权的时候刻意提高了承包价,按照他们现在的促销价来算,同样没有利润,我不相信金顺会陪着贺鹏举这么玩下去。”

不知道窦远洋有没有听进去,反正没有听到窦远洋的反驳质疑。

“其实说白了,现在就是比拼耐力的时候,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有看成为最后的赢家。我们这边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鹏举商贸能做到吗?”

只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轻叹,紧跟着听到窦远洋的疑问,“北湖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鹏举商贸怎么就能悄无声息拿下那么多承包权的?”

这个问题倒也没有什么不能讲的,王泉直接把北湖那几个人威胁公司不成,转身投靠鹏举商贸啊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几个人这么阴险么?你办喜宴时跟他们聊过几句,没感觉出来啊,那个北湖熊是不是他们的带头人啊?”窦远洋有些惊讶,说实话上次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对北湖那几个人的印象还挺不错的,特别是北湖熊,怎么转眼就变成这样了呢?

“不是,东哥说带头的是一个姓傅的。”

姓傅的?

坐在窦远洋身边的吴麒麟听到这句话猛的扭头看向窦远洋手里的电话,窦远洋察觉到吴麒麟的目光,刚转过头就看到吴麒麟伸手讨要电话。

“王总,你说的那个姓傅的是不是叫傅海生?长相是……”

吴麒麟叽里呱啦说了一通,把王泉都说懵了,他对姓傅的印象不深,并不知道姓傅的是不是吴麒麟口中的傅海生。

但他能听出吴麒麟语气中的异常,当即说道:“我问问东哥,等会给你打过去。”

电话挂断,窦远洋狐疑的看着吴麒麟,“你认识这个姓傅的?”

吴麒麟嘿嘿一笑,眼神里带着阴郁之色,“王泉办喜宴时,我跟你说回去的时候要去北湖办事,你还记得吗?”

窦远洋拧着眉头回忆,片刻之后露出恍然之色,他想起来了,吴麒麟确实说过这事儿。好像是这个姓傅的给粤省另外一家商贸公司提供了大批的廉价产品,让吴麒麟感觉到了压力,好奇问道:“这个姓傅的有问题?”

吴麒麟刚张开嘴,窦远洋的电话就响了,只听到王泉说道:“我问过了,就是叫傅海生,跟吴总形容的样子一样。”

听到这句话,吴麒麟突然就笑了。

在他身边的窦远洋更加疑惑,电话另外一头的王泉更是不解。

吴麒麟肆意的笑着,眼里闪过一丝快意,“这个姓傅的不是个正经生意人,明面上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商贸公司,实际上主要卖的是过期产品和残次品,有些甚至是严重超标的产品,说白了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

“平时刻意装出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实际上是一肚子坏水,要不是我多了一个心眼,专门找了一个粤省做此类产品的同行过来帮忙,还真就摸不清他的底细。”

听他这么说,窦远洋先是恍然,随后疑惑问道:“上次咱们可是在同一桌吃饭的,他没认出你?”

吴麒麟斜眼翻了窦远洋一眼,“都说了我多长了一个心眼,上次我去北湖的时候没敢直接进店,先在外面观察了一会儿,我先把他认出来的,随后从粤省喊了一个同行过来。”

王泉听着两人的对话,却不明白吴麒麟为什么着重讨论这个姓傅的,不由问道:“现在说他还有意义吗?”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吴麒麟嘴角一挑,轻飘飘的说道:“王总,这个姓傅的摆了你一道,难道你就不想报复回来?”

报复?

王泉听后一愣,脑子里浮现出吴麒麟刚才说的过期产品和残次品,眉头轻轻皱起。他当然不想放过这个姓傅的,平白无故被他捅了一刀,放在谁身上能大度?

过期产品和残次品虽然上不得台面,但也一直存在于行业中,单凭这一点也没办法给对方造成实质性的威胁啊。

见王泉不说话,吴麒麟又是笑着问道:“王总你就说想不想,如果想,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来做,正好也能帮我自己出口气。”

“想!”

……

说实话,林秋发视频只是因为一时冲动,发完没多久就开始后悔了。毕竟后面那些话说的有点难听,万一起到了反作用,那就罪过大了。

可惜,超出一定时间,消息不能撤回。

出乎林秋意料的是,发送到行业群的视频如同泥入大海,没有引起一丁点的动静,反倒是发到朋友圈的视频引来了不少人的点赞评论。

这让他大大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引发不好的效果就行。可他并不知道,发在行业群的视频不是没人看到,也不是没人转发到更多的行业群,更不是看到视频的人没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