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妈妈忽然一拍大腿:“哎哟,我的夫人呢,您总算是想起来小姐的脸了。

小姐额头上刺了朵花儿,将那疤痕全盖住,如今一点儿都瞧不出来了。

哎哟,可真是大喜呀!”

沈氏眨了眨眼睛,话说如今大清早的,天还没亮透,她这迷迷糊糊的,也有些没看清,只是觉得今日闺女顺眼了不少。

听了方妈妈这话,她立即满脸震惊地站了起来,然后一提裙摆便出了门去,她想要仔仔细细再看一下自家闺女。

……

丞相府门口,几辆的马车并排停着。

十安瞧了一眼,随意道:“林念安已经在马车上了?”

初一立即点头:“听闻二小姐早早的便收拾妥当,在等着了。

小姐,您看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十安撇了撇嘴:“不想理她。”

林怀安轻轻的扯了扯十安的袖子:“三妹妹,要不我们还是去打个招呼吧,毕竟那是你的二姐姐,好像也等了许久的样子。”

十安有些讨厌林念安,不过她大姐好不容易说句话,她若是一口拒绝,回头大姐的胆子可能更小。

“妹妹,妹妹!”

恰逢此时,听见身后有人呼喊。

两人一回头,便见已经瘦了一圈儿的林子钰,喘着大气往他们这边跑来。

林子钰有些不放心十安,毕竟去了公主府,很有可能会碰见轩王。

妹妹现在跟楚离渊那个大变态有婚约在身,今日若跟轩王惹上什么牵扯,于她的名声有碍。

想了想,林子钰觉得他这个做哥哥的应该好好的看着些。

跑到这两人跟前,他手撑着膝盖大喘气,抬头刚要说话,入目便是十安的那一张小脸儿。

而后他像是见了个鬼似的:“你你你…你的脸…”

十安翻了个白眼:“你啥呀?等会儿在车上我慢慢给你说,抓紧上车吧。”

接着也不管林子钰,直接跟着大姐两个上车。

前面的林念安一直等着十安过来跟她打招呼的。

可谁知道,人家竟然没理她!

当下生气的咬手帕:“不等她们了,快走!”

琥珀见自家小姐不开心。立即笑着道:“小姐你又何苦跟她们生气?

那马车上的三个人,一个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一个伤了脸,名声还不好,还有一个生性怯弱。都是上不得台面的。

哪像小姐您,高洁如兰,淡雅如菊,谁见了都要道一声好。

您跟她们走在一块儿,奴婢都替您觉得委屈。”

在琥珀看来,身后马车上的几个人压根儿就是傻的。

自家小姐一向跟京中贵族小姐们十分熟悉。

身后那两位小姐,三小姐伤了脸不怎么出门,大小姐压根儿没出过门!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过来跟小姐套套热乎,求小姐指点指点的吗?

偏偏,这两个傻的对这家小姐不理不睬。

知不知道,小姐随便说两句话,就能让她们融不进京城贵女的圈子!

林念安听了琥珀这话,心情略微好些。

可忽然又听到了身后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

林念安皱着眉头的掀开了帘子,瞧了一眼后头。

见林子钰整个半躺在马车前面,不知在跟马车里的人说些什么,笑得肥肉直颤。

一走一过,周围的行人皆是对着马车指指点点。

林念安顿时觉得有些没脸,立即将车帘子撂了下来。

又是吩咐道:“让车夫再开快一点儿,我才不要跟他们走在一起,丢不起这个人!”

不多时,十安几人便被林念安落下好远。

不过她们几个也不着急,甚至路上瞧见了卖冰糖葫芦的,林子钰还下去给自己两个妹妹每人买了两串。

十安靠在马车里面,吃着又酸又甜的糖葫芦,心情又好了些许。

虽然异能没了,不能大杀四方,但是也不耽误她吃喝。

她亲爷爷如今还没死,楚凌云那王八蛋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她。

再者,她还不信了,没有异能,她还没有智慧吗?

(在末世的小弟们:大姐,咱能不老提你没有的东西吗?)

……

“念念,你那个妹妹真有脸来?轩王殿下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她脸皮怎么那么厚?”

林念安到了公主府里,她平日里交好的几个小姐立即便围了过来。

说这话的,乃是镇国将军的嫡女,名叫李婉婉。

“婉婉,你不要这样说我的妹妹,她不过是小孩子心性,爱热闹罢了,没有旁的心思的。”

林念安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来。

“小孩子心性?也真是够小孩子的,她仗着她外祖家有钱,老是拿一些不要了的破烂东西送你,其实是在侮辱你。

偏偏你是个好性子的,还以为人家给你的什么好东西呢。

你这样啊,给人卖了还要替人家数钱!

都这个时候了,还帮她说好话呢。”

李婉婉说着还瞪了林念安一眼。

“就是,念念你心太好了,要我说,我有这样的妹妹,我定要好好的教训她一顿,免了她出去丢我们府上的脸。”

旁边一个艳丽的小姑娘皱着眉头道,显然也是对十安颇不待见。

“就是,就是…”

周围一圈的小姑娘立即点头应声。

林念安又是皱着眉头道:“你们别这样说我妹妹,她伤了脸,已经很难过了。”

李婉婉又是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一下林念安的手:“你呀,就是太心软了。一个脸上有瑕的女子,竟然还整日的追在轩王殿下身后。

轩王殿下是何等神仙般的人物?

她以为她是谁,从来都不照镜子的吗?

我瞧着,那永昌侯府的公子,都不会娶她!”

这话,引的旁边的小姐们哄堂大笑。

永昌侯府的公子大家都知道,那是一个痴傻儿,已然二十岁了,前些时日出门还尿裤子了呢,也因此成了全京城的笑柄。

林念安皱着眉头,心里面却觉得舒坦多了,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谁让她林十安宁愿跟那一个却懦的庶女玩,都不来找自己!

这些可都是自己的朋友,惹了自己,看她有没有好果子吃!

“念念,你那个妹妹当真长得那般难看吗?”安国公府的小姐陈玉娇有些好奇的问。

一听这话,周围安静了下来,皆是好奇的向林念安看了过去。

因为十安伤了脸,很少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面,偶尔出现,也是匆匆的去见轩王。

说来这里面一大半的小姐,都是听过她的鼎鼎大名,却没有见到人长得什么样。

林念安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好一会儿才道:“我妹妹,很可爱,她长的不丑的。

外面说什么她长相恶心,都是骗人的,你们千万不要信。”

周围的小姐们听了林念安这话,都是一副懂了的表情。

李婉婉满脸厌恶,觉得提起这名字来都像是吃了苍蝇似的那般难受。

陈玉娇心里暗自琢磨,丑到让人恶心的女子会是个什么样子?

恰逢此时,忽然听有人喊了一声:“你们快看,那是不是丞相府的人。”

------题外话------

稍后还有两更